当前位置: 主页 > H梦生活 >《劣种》:科学研究如何错待女人 >
《劣种》:科学研究如何错待女人
2020-06-10

《劣种》:科学研究如何错待女人

  牛津大学出身的科学作家安琪拉‧赛尼(Angela Saini)曾在签书会上被一名男性挑衅,他自问自答地对她说:「女科学家都在哪里?女人只是不如男人那样善于科学,她们已被科学证明不比男性聪明。」儘管赛尼以女性数学能力的统计数据反击,但她很快意识到说什幺也无法说服眼前这名充满性别歧视的男子。赛尼的经历可能也是多数女性曾遇过的熟悉场景,她写道:「我希望我有一套科学论据来反驳这种无知谬论。」

  因此,赛尼决心找出科学研究如何错误看待两性差异的真相,她在新书《劣种》(Inferior)里从事实与历史角度来阐明这种歧见,因为只有透过了解父权文化背景和性别不平等的历史,才能看出偏见究竟有多深。

《劣种》:科学研究如何错待女人

  男性和女性「大脑构造不同」的论点存在许久。十八世纪时,当科学家发现女性大脑平均比男子少五磅时,就马上解释成女性比较笨的证据。而从那时开始,女性大脑持续在男性科学家为本位的「科学」中受到轻视,并被刻意导出「男人天生比较好」的结论,甚至被生物决定论的支持者加以解释,认为生物学差异反映了性别的自然秩序。

  达尔文(Charles Darwin)在其具影响力的思想中,也显现出旧时代的偏见。在《人类的由来》(The Descent of Man)里,他写道:「男人最终经由演化变得优于女人。」而在回覆女权运动者卡洛琳‧肯纳德(Caroline Kennard)的信件里,他则写道:「从遗传法则的观点来看也非常难以说明…女性可以在智力上与男性齐头平等。」

  这种说法听起来很荒唐,但不幸地是旧时代的无稽之谈至今仍未消失。因为每个人都喜欢性别差异的故事,特别是加油添醋的「大脑差异」报导。专精神经科学与心理学的科莉迪亚‧法恩(Cordelia Fine)教授将这种媒体捕风捉影的现象称为「脑神经性别歧视」(Neurosexism):媒体喜欢看到一些关于大脑性别差异的研究,就见猎心喜说成女性的天生劣势或不适合扮演某些角色,并把它们二分成既定的「性别差异清单」,包括男性更有逻辑、女性语言能力更好等偏见。

  但事实上这些报导大多来自「有瑕疵的实验模型」。举例来说,英国心理学者赛门‧巴隆-柯汉(Simon Baron-Cohen)的研究声称,男性大脑是「系统化头脑」,女性大脑是「情绪化大脑」,因此男性天生注意物体和擅长数理,女性则比较注意人和感觉。他的说法曾被《纽约时报》、《时代週刊》和《家长杂誌》多家媒体引用,但他的研究实际上充满瑕疵(实验对象为放在父母腿上的初生婴儿,他们还不会转头、注视方向也受限)也受到诸多科学家质疑,而且就连他自己也无法複製出相同的实验结果,但媒体仍偏爱报导这些说法,让大多数民众深信不疑。

《劣种》:科学研究如何错待女人

  近年来心理学家也表明,人们过去认为的男性或女性的心理特徵,实际上共存于同个光谱上。最近一项重新研究行为特徵的研究指出,心理特徵并不是两个整齐、互不重叠的二分类别,即使是普遍认为男性「优异」的空间认知能力,也早已随着时代演变逐渐减少甚至消失。而在某些特定文化中,「性别差异」的情况也可能完全相反。

  日益成熟的脑成像技术为科学家提供了越来越详细的大脑活动解析,使研究人员可获得庞大的数据库。这些新科技让科学家发现,人类的大脑其实是被不同的经验所塑造,包括与身为男性或女性的经验有关。而在比较男女脑部特徵时,还需考量教育、经济和社会地位等变因。

  最近的一项研究则显示,事实上每个大脑都是独特且不同的模式,只是某些特徵更常见于男性大脑或女性大脑,但没有任何一种可以完全描述成专属于男性或女性的特徵。

  《劣种》一书举出许多迄今为止存有瑕疵的研究案例,事实上没有证据显示性别差异真的写在大脑里,但这些差劲科学得出的「科学结果」却始终瀰漫在社会言论中,从而增强了人们的性别刻板印象并影响至今。

书籍资讯

书名:Inferior: How Science Got Women Wrong-and the New Research That’s Rewriting the Story

作者:Angela Saini

出版社:Beacon Pr

语言:英文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