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H梦生活 >王良享 政经风险缓 股市有力冲 >
王良享 政经风险缓 股市有力冲
2020-07-24

王良享 政经风险缓 股市有力冲

上周除了中美贸易谈判重啓的利好消息以外,似乎其他政治、经济及军事发展都是拖后腿的消息。笔者在每次市场绝望时都习惯尝试去拆弹,金融海啸后如是、欧债危机时如是、美国恐跌入财政悬崖时如是、美国总统大选时亦如是。虽然现今的「炸弹」像是比较複杂,但并非无法拆解而一定要引爆。

第一个「炸弹」,是美国鹰派官员的影响力。周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于APEC会议上发表谈话,被外媒形容为「隔空交锋」。彭斯警告称,美国总统特朗普仍可能对中国徵收更多关税,对解决贸易纷争并无时间表;习近平则仍寄望从法理出发,建立一个更强大的国际贸易组织,以客观方式仲裁纠纷。

因为双方立场似乎并无软化,外媒多以双方「存在巨大鸿沟」来预测「习特会」。笔者认为,特朗普是次指派彭斯前往APEC赴会,是8月底时的决定,当时特朗普将自已的民望与国会选举中共和党得票率挂鈎,并表示是次选举是对他的「公投」;特朗普更与共和党内「超级鹰派」来个大和解,及后彭斯发表对中国一篇历史上最苛刻及尖锐的演讲,以示大敌当前,必须团结,共和党及民主党员都应该投特朗普的忠僕一票。

选举结束特总首重安内

不过,现在大选已过,众议院易手予民主党,特朗普将要面对国会一连串攻击,政策应会首重「安内」,暂不「扰外」。如是者,彭斯讲话并不可直接解读为代表特朗普。

另一方面,中国在过去3个月内亦加速市场开放,外资证券行增资至51%大有人在;中国法院亦开始判决内企侵权行为违法,Emenegildo Zegna刚刚获胜诉就是一例。中国在今年2月至5月间曾经干预市场,令人民币企稳,其间外滙储备下跌509亿美元,6月至8月暂停,但9月至今外储再下跌640亿美元,可见中国并无意愿让人民币贬值,此点应可获得美国财长努钦认同。

笔者认为,「习特会」后,中美贸易战将有休战期,双方定下谈判死线,而开放市场,加大进口会有较具体说明,对市场起正面作用。不过,美国要中国停止所谓的「强制性技术转移」其实非常抽象,要求中国依从美国方法去「市场化」大部分企业,是欲速则不达,因此,协议会以「唧牙膏式」出台,港股只会以「兔仔跳石级」式上升。

联储明年转軚机会高

第二个「炸弹」,是鹰派联储局的影响。由上任至上周,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在他的演说及记者会中,都不忘描述美国经济如何「强劲」,加息是如何「必须」。但大家不要忘记,联储局上任主席耶伦曾经是大「鸽派」,上任之初,曾经让其徒弟发表「最优控制」(Optimal Control)理论,辩称即使美国通胀上升至2.5%亦未必需要加息。结果是,耶伦在2015年12月当美国通胀只是1.5%的时候就开始加息。因此,联储局的所谓立场近年已并不坚定。

现在的形势是,联储局在经过8次加息及开始缩表一年后,美国是「金融条件」已经大幅收紧,年内倒闭的大企业有SEARS;被评级机构划一下调评级的有通用电气(General Electric);近两个月,信贷市场大幅收紧,摩根大通5年期信贷违约合约(CDS)的溢价大升至20个月高位的55点,加上接近10%的股市下跌,及美滙指数持续的破顶,美国实际上与加了息四分一厘无异。

另一方面,分裂国会令财政刺激减少,国会于明年7月又须通过提高债务上限以支持政府营运,美国经济于2019年放缓是机会率高事件,相信在今年12月再加息后,联储局于明年转軚机会甚高。笔者常说,悲观的联储局与乐观的美国消费者是美国股市的两大支柱。明年首季后,我们会见到审慎的联储局与增加槓桿的消费者,对股市起缓冲作用。

英国料不会硬脱欧

第三个「炸弹」,是英国脱欧设有协议。说到「政治化」,这个问题当然在榜首。在英国首相文翠珊内阁通过英国脱欧协议初稿后,已有包括脱欧大臣在内的十位阁员辞职,接着保守党强硬派又提对文翠珊的不信任动议。那边厢,欧盟则急不及待,已定下11月25日讨论通过其议案。笔者认为,英国脱欧的公投及进程已是环球政治史上一大「笑话」,英国国会议员及民众短期内无可能再接受另一次公投所带来的屈辱,而且若第二次公投决定留欧,但欧盟又已通过其脱欧协议,则届时英国需要再敲欧盟大门时,会再有政治家肯揹黑锅吗?

再说,英国根本没有能力作「硬脱欧」,现在的「假脱欧」已是将各方受伤程度降至最低的解决方法。笔者相信,英国国会议员应该非常清楚,如因私心而牺牲国民的生计,以「主权受侵」为藉口玩弄政治把戏,其政治生涯亦未必前途光明。因此,英国于明年3月底有基本协议脱欧机会仍高。纵使英国政坛变天,「极保守派」成功推翻文翠珊政府,受害的亦只会是英镑及英国金融机构,不会对环球经济造成重大打击,因为这个是零和游戏,伦敦若失去金融中心地位,巴黎、法兰克幅、阿姆斯特丹,甚至都柏林都会成为赢家。

美股首季或再创新高

两周前笔者曾指出,美国标普500波动率指数(VIX)大升后急跌往往是股市回升的讯号。过去两周内,VIX最高见22.7,是苹果供应商纷纷下调收入预期当日,是日苹果股价低见185.93美元,上周五苹果高收于250天平均线以上。今年内,美股走势与美国国库债券孳息率出现极大背驰,10月3日美国10年期通胀挂鈎国债(TIPS)孳息冲破1厘,代表实质利率在一厘以上,翌日标普500裂口下跌,最多时为跌11%。不过,TIPS孳息率已从1.16厘下跌至1.04厘,暂时实质利率见顶,美股渐有支持,美国标普500指数年底若站稳2806点以上,明年首季仍可再创新高。

港股方面,两周内,恒生指数波动率(VHSI)最高见26.2,上周五收24.2,始终在25附近上落,但没有接近过10月25日高位的30.74,显示港股沽空兴趣已下跌。11月底「习特会」后,若VHSI停留于100天平均线(约21)以下,则熊市第三期可确认结束。

笔者一向是「基本因素」派,鲜有以技术性因素预测市场价格趋势。不过,今年内市场变得非常情绪化,短期波动频䌓,因此借助历史走势及市场预期如引伸波幅及通胀预期来隔除噪音,帮助「估底」,看似複杂。如果再简化一下,美国实质利率下跌,美股上升;人民币兑美元由跌转升,港股即急弹,可供参考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