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H梦生活 >王良享 拆解特朗普钢铝关税盘算 >
王良享 拆解特朗普钢铝关税盘算
2020-07-24

王良享 拆解特朗普钢铝关税盘算

两周前笔者给大家分析美股走势,提出美国工资上涨不是大趋势,支持美国财长的看法,即工资上升亦未必引致通胀大升,因此美股回调是买进机㑹,首选仍是科技股与银行股。

上周五,美国商务部公布的2月份就业报告指出,虽然非农就业人数上升超过31万份,但平均时薪增长却从1月份的2.9%回落至去年普遍水平的2.6%,原因是多年来无法或无兴趣找工作的人重投就业市场(就业参与率上升0.3个百分点至63%,但仍比10年前低3个百分点),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低技术劳工,僱主不需要大幅加薪吸引他们。这个平均工资不大涨的趋势可能是,总统特朗普政策倾斜了美国没有相对竞争性企业的结果,从钢、铝进口关税可见一斑。

市场快速收复失地

虽然美股因特朗普忽然提出徵收钢、铝製品进口关税分别为25%与10%,并火速签署行政命令实施而下调,但至上周五收市,美股三大指数已收复自3月1日特朗普初提关税后的所有失地。与3月1日开市价比较,道指升1.2%、标普500指数升2.7%、纳斯特指数更攀升达4%至历史高位的7560.8点水平。两周前笔者提及的强势股亚马逊及Netflix分别再升5%及15.8%至历史高位。

特朗普坚持对钢、铝入口徵关税,导致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辞职。市场担心一旦反贸易全球化、反「中国」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(Peter Navarro)重获特朗普器重,美国政府的保护主义政策将会加码,甚至会针对中国,因为近年纳瓦罗反中国立场颇为鲜明,着作包括《致命中国》及《卧虎》等,认为中国扩张必是美国的终极威胁。

纳瓦罗再获器重

既然美国政府正朝向更深保护主义行径,美股那幺快就收复失地,连带港股都重上31000点以上,国内A股根本就没有大回吐,是否轻视了「贸易战」的可能性及其杀伤力?笔者认为未必。

纳瓦罗是特朗普内阁首先被聘用的几个主要骨干成员,但去年4月起其办公室被纳入至科恩辖下,变相降级,原因是当时「习特会」将举行,不需要太高的反中情绪,再者当时特朗普急需推行「税改」,科恩是专家,因此将纳瓦罗暂放一旁,现在税改已通过,特朗普只不过顺手拈来这个强硬派,以便更快可以通过具威吓性的「行政指令」,在贸易谈判时取得甜头。

国产钢材用于基建

为何特朗普不会完全听信纳瓦罗的「反中」论?因为从始至终,特朗普都贯彻着治国如做生意的原则,现在他对进口钢、铝徵税,表面原因是「国家安全」,意即美国企业要有自身出产己用钢、铝的能力,以便作基建、运输及军备之用。如果其目的是中国,为何不乾脆就对中国输美最多的通讯及电脑器材徵税,先来一个下马威?翻查资料,2017年度中国输美通讯及电脑器材总值达1310亿美元,比起输美钢材总值为10亿美元高130倍。众所周知,现在及可见将来都是资讯时代,如果美国最终应用科技受他人控制才真是「国家安全」受到力威胁。

既然如此,特朗普为何甘冒与「友好国家」(或称盟友)反目的风险,急就章推出钢、铝关税?从在过去数天的特朗普Twitter贴文,我们已找到答案,就是增加美国在某些会谈中的谈判筹码。特朗普在签署行政指令当天已经说明,加拿大与墨西哥暂时豁免,直至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有结果为止。谈及澳洲,特朗普亦称可能有点豁免;至于欧盟,当然视乎几个欧洲国家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财政承担。因此笔者说,此等关税是手段,而不是目的。当年世界贸易组织的成立,实际是美国为了抗衡俄罗斯的军事与经济扩张而与「盟友」成立,如今「美国优先」虽然重要,但并不等于要美国「孤立」。

特朗普善于利用槓桿

在钢、铝关税上中国始终表现克制,但并不代表中国无还击能力。美国企业对中国的依赖不小,去年中国从美进口大豆达120亿美元,通用汽车(GM)自从2010至2017年出口中国的总额已超过美国本土销售;英特尔现在的营收有超过一半来自中国;波音去年出口中国126架飞机。金融方面,美国亦已骑虎难下,中国至今仍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外地持有者,达1.2万亿美元。2009年中国就曽因前总统奥巴马对中国轮呔徵收35%关税而对美国鸡肉及车反徵税,结果是大家都因此从第三方进口而对本地企业亳无帮助。现今美国国内形势一片好景,只是财政赤字将会攀升,此时赶走美债买家,实属不智,特朗普是个懂得利用槓桿的生意人,应该不会断绝美国融资渠道。

关税的问题是危亦是机。过去两周,道指成分股中跌幅最大者是波音、联合科技及Nike,大家都知道原因是关税可能令下游企业成本上升,及引来外国报复。如果特朗普关税是手段而非目标,大家不妨注意一下去年「习特会」后中国曾经许诺更多开放的美国行业,即肉类进口、生物科技、信贷评级、电子支付、投资银行及高级消费品行业。这些市场短期内会对美国企业作更大程度的开放,大大增加此等行业的盈利能力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